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其他资讯 >

院士王志珍:不能只用“论文”评价一个人和科研成果
栏目分类:其他资讯   发布日期:2019-03-30   浏览次数:

延伸·背景 1、她是谁: 她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1942年出生于上海,1959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物理系,1964年毕业,同年9月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至今。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

延伸·背景

1、她是谁:

她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1942年出生于上海,1959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物理系,1964年毕业,同年9月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至今。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曾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第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她获得了新中国第一批德国洪堡奖学金,1981年获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Fogarty奖学金分别在德国和美国做访问研究,后在德国和香港任访问教授。1993年在蛋白质折叠的前沿领域建立了"帮助蛋白质折叠的生物大分子"的研究,开创了国内折叠酶和分子伴侣研究的新方向。

延伸·观点

2、精彩观点:

(1)纳税人给的钱让我们去做科学研究,所以为公众服务也是我们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做科普,提高整个社会的科学素质,这些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2)输在起跑线上其实也无所谓,还是应该在愉快中去学习,这是最重要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在没有压力情况下成长的孩子,他们的身心脑都是更健全的。

(3)女性跟男性在智力方面是完全一样的,在生物学上讲是完全一样的,重要是女性得要自强、自立、自信,你都可以做成很艰难的事情。

(4)治学应严谨,像现在出现了一些急功近利,吹嘘夸大,甚至于造假的现象,我觉得在我认识的老一辈科学家中我都没有看到。

(5)不能“唯论文”来评价一个人和一项科研成果。

延伸·观点

以下正文:

在3月23日“我是科学家”活动现场,生物化学家王志珍与听众分享了一个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科研幕后——半个世纪以前,中国科学家在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中的创举,他们的研究已然接近于破译出蛋白质的折叠密码,认识到天然胰岛素分子是藏在胺基酸序列当中最稳定的结构,但由于任务导向和社会运动的干扰,走到这扇窗户跟前,却没能打开这扇窗。而同期的外国科学家,则在兴趣导向的研究中一路探寻,最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以其科研成果摘得诺贝尔奖。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直到改革开放后“科学的春天来了”,才得以重新启动,王志珍院士也是在这个时候正式加入的。

“我主要讲的是中国人当时的精神,这个精神最重要。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原创的问题。只不过中国人没捅破窗户纸,是不是?再坚持一下就一定能得到诺奖。”

王志珍院士接受科学大师采访时这样解释她为什么会讲这样一个故事。

当天出场演讲的嘉宾中,有三位女科学家,比例很高。王志珍演讲完后,问主持人,以往的活动邀请女科学家的比例有多高。得到答案后,她对现场的听众说,希望在座的女性朋友都能学习科学知识,“如果能成为科学家、优秀科学家的话,就更好了。”

77岁的王志珍,就身份而论,很为出众,她不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此前还担任过全国政协副主席。从世俗的眼光来看,不可谓不成功。不过接触下来,很难将她与副国级领导联系到一起,平实、质朴,是属于走到人群中,没有人能一眼认出她是个大人物的那种类型。

从王志珍的相关资讯来看,在很多场合上着装都很简单,不走光鲜路线,而在今天的这个场合,她穿了一身富有气质的正装,整个人看上去显得优雅端庄。王志珍说,自己平时对物质的要求并不高。今天出场,“总要修饰修饰,找一件合适的衣服,那是为了尊重听众。”

“现在社会很浮躁,很讲究外表,天天要花点时间打扮。我们是从来不花这个时间的,因为我们觉得长成什么样子,跟你做科学研究没有丝毫关系,主要靠你的脑子。在我们科学院说实在,谁聪明谁做出工作谁最受尊敬。”

快人快语,有问必答,这是王志珍的风格。采访完后,离开镜头,她停留在现场,和身边的小姑娘们有说有笑地聊起天来,话题不离科研岗位和职场上的女性人群。

“中科院我们所里当时只有3个女研究员,现在有20个女教授,而且她们都做得很好。其实在生物学上看,女性和男性没有任何差别,都是一样的。我的博士生当中,女性有50%,有的时候会多一点。”

延伸·观点

以下是采访实录:

谈科普教育

网易科技:目前大力倡导科普教育的重要意义在哪里?还有哪些普及办法需要全社会共同加强、改善?

王志珍:现在大家还是对科普工作非常重视,而且是越来越重视。我觉得尤其需要重视的群体是青少年,因为任何事情就像邓小平同志讲的,都要从娃娃抓起,这是最重要的。提高整个中国社会公众的这个素质,特别是科学素质,显然也要从娃娃抓起。

所以我觉得,一些向公众来进行科学科普的活动是非常必要的。对于小孩子的科学教育,不仅是要平时上课,像我小时候就有很多课外的活动,我曾经养过兔子,种过番茄,像这些事情其实也是很有用的。而不是像现在的孩子那样,牛奶在哪里,在超级市场,他都不知道这样的一些事情。

网易科技:像您刚才说的这些现象,其实很多人会认为可能现在学生的课业压力太重造成的。

王志珍:我们可以看一些其他的科学和技术,所谓的发达国家,他们孩子小时候的生活是非常宽松愉快的,说的极端一点就是在玩的过程当中这样长大的。而亚洲一些国家的孩子,甚至要拉着手提箱去上课。所以我觉得这就说明,谁输在起跑线其实也无所谓,还是应该是在愉快中去学习,这是最重要的。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在没有压力情况下孩子的成长,身心脑都是更健全的。

网易科技:这个过程中科学家能做一些什么?

王志珍:像我做基础研究的,实际上是纳税人给的钱,让我们去做科学研究。有的人说让我们去“玩科学”。所以我觉得我们是有一种社会责任。应该去为公众服务。所以做科普实际上提高整个社会的科学人的科学素质是我们的社会责任。我作为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的会长,我也在我们女科技工作者协会的工作当中特别重视科普的工作,我们每年都有组织你科技科女科技工作者到基层去到大学去做科普的工作。

谈女性科学工作者

网易科技:您刚才演讲当中也特别提到女科学家,您是不是特别看重女性从事科学工作这件事?

王志珍:我们科协跟中国科学院曾做过一个调研,就是在大学生跟博士生这个层次,男女的比例大概是1:1。在某一些学科,比如说医学、生命科学以及外语,甚至于女孩子还会更多一点。但等到教授级,或者到一个大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或者到当院士,女性的比例就越来越少,一般就到了10%。

网易科技: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Copyright © 2002-2016 www.youyinxun.com 优音讯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63475   关于优音讯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
资讯 资源 教程 特效 新闻 常用软件